国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学

汉字,让我们诗意地栖息于“家”

我们的文化自信可从汉字开始,因为汉字不仅一直参与中华文化的构建,而且成就了一门独一无二的艺术——书法。海德格尔说,语言就是“家”。在中国,汉字构建了一个纯粹的艺术,一个以汉语言为核心的“家”,一个形式即是内容的艺术。由此看来,以汉语言为载体的书法活动,就是让我们在“家”里过着诗意栖息的生活。

汉字催化出的艺术气质

汉字自我表达的功能就是不需要借助于其他工具就能表示其内涵或指向。如,篆书“水”,通过视觉就知道其所表达的意思,弯曲的笔画将“水”的基本特征以直观的方式呈现出来。它形体之飘逸、温婉令人产生许多美的遐想,诸如柔情似水、上善若水。篆书“山”同样也无需解读,山的基本特征就立刻呈现出来。其形态高大、刚健、挺拔,给人以崇高伟岸的美感,由此我们常用“拔山盖世”来形容英雄人物。众多汉字最初的形态直接源于自然与生活实践,这些象形文字具有强烈的视觉效果。

阅读汉字,人们不仅能够一下子认识自然,而且有助于形成一套自然观。东汉文学家、书法家蔡邕在《九势》中说:“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生,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这是从哲学的高度阐释汉字具有艺术自造的功能,其艺术原始审美参照标准直接来自自然本身。通过汉字这一媒介的转换,人们与自然之间没有丝毫隔阂,书写汉字犹如游子回到温暖又熟悉的老家。

汉字的自然审美向度助推了中国人形象思维的形成,并使之成为中国人的基本思维方式,由此中国人天然具备了艺术家的气质,至少具有书法家的潜质。

汉字的意象之美

汉字自我表达的功能,得益于其点画都是有生命的,这些点画,来自于自然,来自于生活,但又高于自然,高于生活。它们既有现实世界的投影,又与现实世界拉开距离,即意象。

汉字意象之美,解除了束缚美的枷锁,在美的王国里作逍遥游。传卫夫人《笔阵图》对汉字点画作了形象的比喻:

“横”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

“点”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

“撇”如陆断犀象。

“折”如百钧弩发。

“竖”如万岁枯藤。

“捺”如崩浪雷奔。

“横折钩”如劲弩筋节。

这些点画的比喻不仅说出点画的形态特征,还道出了它们美的内涵。

汉字点画尚且如此,书家笔下的汉字更具有美学的想象张力。元代学者、书画家杜本在《书史会要》中说:“夫兵无常势,字无常体,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日月垂象,若水火成形。倘悟其机,则纵横皆有意象矣。”具有意象之美的汉字,浓缩了大自然的表情,抽象了生命的华章,却又让人感到无处不在的情绪,为书家的创作提供多种指向,为中国人情感的栖息提供无尽的住所。

汉字的人文倾向

书法能成为中国人的文化基因,还得益于汉字的人文倾向。汉字的构成不是简单的点画相加,而是有意味的构建。例如篆书“灵”字的构成,就是沟通天地的巫师口口念词,在虔诚地祈祷老天下雨,为大地带来甘霖。释读它、书写它,几乎是在还原当时的社会场景、文化生态。

因此书写汉字不仅是语言的使用,而且是文化传递与积累的一种方式。古人常建有“敬惜字纸”的神龛,人们通过对汉字的敬惜,来表达对文化的敬仰。书写汉字本质上是智慧的传递。汉字中“智”是知识,而“慧”是心智,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情商。汉字丰富的人文性,构成了书法审美的社会向度。

汉字难学是世界公认的,书法尤其如此。其实学汉字、学书法难就难在不仅仅是学习如何使用汉语言工具,而且是要研习几乎整个中华文化的文明史。只有融进中华文化,感知书法艺术背后叙述“家”的场景,才能学会汉字,学好书法。

丰富的书体演绎历史的脚步

汉字具有自我表达的功能,它总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它以最谦卑的姿态最积极的表达方式追寻历史构建的踪迹。它敢于也善于自我革新,不断演化出与时代相适宜的不同字体。甲骨文见证了华夏先民的虔诚,金文见证了中华文化的多彩多姿,小篆见证了中国大一统的智慧,隶书见证了中国力量的崛起,草书见证了东方文明的多元开放与大格局,而楷书、行书又何尝不是记录了咱们中国人独有的精神生活方式。

汉字的正、草、隶、篆、行五种字体,它们之间还可以幻化出多种多样的形态,诸如行楷、行草、楷隶、草篆等。每一种书体又有许多风格特征,如草书有小草、大草、章草等。诸多书体为书家的创作提供了自由表达的空间,为书家表达任何审美形式提供了基础条件,豪迈的、灵秀的、飘逸的、古朴的,所有美的追求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字体来实现。

汉字还赋予书法因势赋形的权利,即便在同一幅作品中也可多种字体自由组合,将书家的艺术天赋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王献之首创的“破体”,郑板桥的“六分半”书,皆令人耳目一新,他们都以独特的风格自立于书坛。

汉字的五大书体并不是同时出现,它们顺时而变,变的是外在的形态,种种艺术表达形式,变的是书家自由的审美向度,不变的是一种文化情怀。

借助于汉字,我们将“书”与“家”有机联结起来,这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在这个“家”中,作文化的旅行,作诗意的栖息,无需喝彩,无需谦卑。我书故我在。在全球文化开放的当下,书法当以自信的姿态,以中国文化的身份在世界文艺舞台上展示固有的诗意表达,让现代文艺中心回望东方,回望古老而年轻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