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生

幸福的人生 无非四件事

英国作家欧文说过: “人类的一切努力的目的在于获得幸福。”幸福是什么?每个人对幸福的标准不一而论。林语堂先生曾对幸福有着精辟的诠释。他说:幸福人生,无非四件事:一是睡在自家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菜;三是听爱人讲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乍一看,无非是睡觉、吃饭、谈情、玩耍这些稀松平常的小事。细细想来,若要将每一件事心无旁骛地做到尽善尽美,却实非易事。

睡在自家床上

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

莎士比亚说过: “舒服的睡眠才是自然给予人的温柔的令人想念的看护。”睡得舒服,要在自家床上,首先得有属于自己的家。

流离失所的人最渴望有个温暖的家。冯骥才在文章《灵魂的巢》里写道: “那时反动派抄家,一家人像过街老鼠一样,被人一边喊打,一边轰赶。东逃西窜,搬了十多次家。”抄家和大地震都像利斧一样,在他心里留下永无平复的伤痕。反动派被打倒后,冯先生终于可以安居乐业。每次他在夜间回家,看到亮灯的窗子,柔和的光从纱帘中透出,静谧而安详,心中便充溢着一种踏实,一种温情,一种彻底的放松。他不禁说道: “家庭是世界上唯一可以不设防的地方,只有在自己家里,身体才能自由自在,灵魂才能妥善安放。”

我们都渴望在奋斗拼搏后,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青年作家张五毛曾说过: “每个北漂都有一部辛酸史,高潮是搬家,在北京没搬过三五次家不足以谈人生。”从最初搬家一张地铁票就能搞定,到需要一个面包车,再到需要七座的金杯,背后全是泪。

家里有孩子的欢声笑语,有爱人递过来的一杯热茶,有餐桌上冒着热气的一羹一饭,有床头灯辉映下透着甜蜜的双人床。睡在自家床上,有一种漂泊后,终于有所依靠的安慰感和归属感。

吃父母做的饭菜

美食家蔡澜说: “世界上最极致的口味永远是妈妈的味道。”

最怀念儿时在父母身边的时光了。小时候,只要我们想吃什么,父母就倾其所能的满足我们的欲望。爸爸在桌上用力均匀地揉着小麦面粉,再用擀面杖玩魔术般地来回滚动。像大圆盘般的面皮在爸爸一揉一滚一翻里诞生了。妈妈在灶下烧火。木头熊熊燃烧,时不时地发出哔哔啵啵、噼噼啪啪声。锅里的水翻滚沸腾,爸爸早已用他那双巧手切好了面条。妈妈起身将洗净的老南瓜切成块,和面条一起下锅。清香四溢的南瓜面扑鼻而来。我们早已垂涎欲滴,一人手里拿着一副碗筷等在锅边。就等爸妈开口了。劲道十足的面和甜甜糯糯的南瓜热烈相拥,极大地满足了我们的味蕾。我们吃得津津有味,爸妈看得眉开眼笑,一家人其乐融融。妈妈的味道至真至情。看似平实的美味里,食材普通易得,但是搭配合理,每一口都饱含着真挚的父母之爱,总让人牵肠挂肚。妈妈的味道形成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味觉习惯,像花岗岩一般顽固,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法改变。

长大后,我们渐渐远离了家乡,远离了父母。因为工作,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也弥足珍贵。每次回家,爸妈都紧锣密鼓的张罗着一桌饭菜。甘甜爽口的黄瓜,味道鲜美的鱼汤肉圆,鲜香麻辣的炒螺丝,酱香味十足的酱鸭,每一道都是我们爱吃的菜,每一道菜都是妈妈自己精心种养的食材。临了,爸爸还会拿出他自己种的晒干的花生,红豆,绿豆,颗颗粒大饱满,显然是精挑细选的。妈妈抱着瓶瓶罐罐,有腌好的香菜,辣乎乎的腐乳,爽脆的萝卜条,又拎出一袋袋干豇豆,干笋子,塞满后备箱。最后,站在村口叮咛嘱咐,看着我们上车,启动。

就像龙应台说的: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去看父母的背影,而是承受他们追逐的目光,承受他们不舍的,不放心的,满眼的目送。”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像父母一样,爱我们如生命。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妈妈的味道永远浸透着浓浓爱意和深深眷念。

听爱人讲情话

鲁迅和原配朱安的婚姻是父母之命。他们婚后感情不合,形同陌路。周冠武20岁时回忆鲁迅结婚那天的情形: “当时鲁迅一句话也没有讲,见了新媳妇,照样一声不响,脸上有些阴郁,很沉闷。”鲁迅曾对他的好友许寿裳说: “这是我母亲给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能好好供养,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鲁迅对朱安的冷漠,如友人荆有麟所说: “那家庭,可就怕人了。鲁迅常年四季,除例话外,不大与太太谈天。据他家老妈讲,大先生与太太每天只有三句话,早晨太太喊先生起来,先生答应一声哼,太太喊先生吃饭,先生又是哼,晚上先生睡觉迟太太睡觉早。太太总要问:‘门关不关?’这时,先生才有几句简单话:‘关’或者‘不关’。

德怀特•斯莫说,婚姻的核心是交流。朝夕相处的两个人,若常常在一起没话说,实际上夫妻感情已经名存实亡。

朱安曾说:我是骄傲的,因我是周树人之妻。我亦是疼痛的,守着一个不爱我的人。夫妻间的凉薄在于无话可说。

而幸福的人生,在于爱人间心照不宣,无话不说。家里充满热气腾腾的烟火气。

所谓烟火,就是你洗菜我淘米,你熬汤我切菜,日子琐碎,锅碗瓢盆交响曲里流淌出来的却是恩爱的音符,而这音符,就是爱人之间最幸福的情话。

跟孩子做游戏

人生的另一种幸福是家里有孩子,大人陪着孩子玩耍,让家里充满欢声笑语。妈妈在厨房里洗手做羹汤,爸爸在客厅里给孩子当马骑,大马在地上爬,小马在大马背上挥着小皮鞭“驾驾”。大马累得汗流浃背,小马咯咯笑不停。或是爸爸在客厅里抹地板,妈妈在房间里陪孩子搭积木。长长的火车,小小的房子,各种各样的造型既发挥了孩子的想象力,又让孩子体验到妈妈陪伴的乐趣。

果农在《我的事业是母亲》里说: “陪伴孩子成长,就是重回生命最初的快乐时光,是一件多么值得我们感恩的事情啊。”

多点时间,陪陪孩子,多点爱心,照顾孩子,多点耐心,体贴孩子。让孩子多一些快乐,少一些忧愁。不管人生境遇是好是坏,保有一颗童心,以一个孩子的姿态跟孩子玩耍,体会游戏的快乐。把尘世的生活过得生动有趣,是人生的一大幸福。

睡在自家床上,身、心、灵安适;吃着父母做的饭菜,珍惜家人团聚的日子;听爱人讲情话,你侬我侬;跟孩子做游戏,对孩子来说,最长情的告白莫过于父母的用心陪伴。

因为深爱,因为珍惜,所以拥有的一切皆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