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览

秋来枫叶红千树

转眼到深秋,枝头霜叶红,从前,中国四大观赏红枫名山是南京栖霞山、北京香山、湖南岳麓山、苏州天平山。苏州人有“天平十月看红枫”的习俗,我的朋友苏州美食家蒋洪说:天平山的五色枫别有情趣,普通野枫树秋后变红色,五色枫入秋,青叶变黄,斑斑点点,黄色转橙,橙变红色又渐变紫色,一日一个色彩,各树受到气温、阳光条件不同,变色时间有快有慢有差异,深秋看层林尽染,五彩斑斓,恍若一抹绚烂的晚霞,整个天平山数万株枫树红、黄、青、绿、橙、紫,光影闪烁,红流涌动,给赏叶一族带来惊艳一刻。明朝人陈鹤有诗云“吴江枫叶红千树,一夜随风满客舟。”秋景被诗人吟咏得有声有色有动有静。蒋洪说,秋天里,采几叶朱砂红的枫叶洗净,盐水浸泡一下铺在白色瓷盘上当作菜肴围边,红红火火,聊有诗意。读书人赏秋拾取几片红叶夹入书中,收藏一年美好的祈望。

枫叶为什么会变黄变红呢,听园林技师讲:秋天,枫树等树的叶片中的叶绿素含量会逐渐减少,叶中的花青素的红色、胡萝卜素的黄色等在叶面显示出来,于是树叶就呈现出黄、红等颜色。唐人佳句“枫落吴江冷”触动了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出生的画家吴琴木先生,他自取号为“冷枫居士”,画室均署名“冷枫草堂”。吴琴木笔下的山水、花鸟、人物,画艺精湛,早年,他不惧枫落吴江的肃杀,穷且益坚,弃教作画,奋斗一生,最终成为中国画坛颇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有一种枫香树产枫香脂,李时珍曰∶“枫树枝弱善摇,故字从风。俗呼香枫。”枫香脂有止痛、止血生肌之效。也有人说枫香脂入地千年会形成琥珀。江浙等地农民割裂树干取脂液,阴干后即成枫香脂(白胶香)也是一种香料。旧籍记载“枫果,焚之香郁,可熏衣辟瘴疫”。

加拿大有一种糖枫树,槭树科,属美洲糖槭,据说只有硬枫、黑枫和红枫三种枫树可产糖浆。树叶有锯齿,掌状,通常为三裂。春天,树干会流出无色糖液,人们在树上钻些孔洞,糖液就会从孔洞中源源流出来,一棵大枫树每天可采集4升的树液,再放入无盖平底锅中熬煮,水分蒸发后,带色香味的糖浆出现。糖浆继续煮,锅底出现结晶的就是“枫糖”“槭糖”,它能与蜜糖媲美,具有润肺开胃的功效。

早年我在江西插队时,村边有棵巨枫,每年霜风之月,满树皆红,秋色浓浓。听老农讲:“百年老枫,雷雨之夜晚或有‘枫木人’出现,下大雨的晚上人不可近。”我不信邪,夜里下大雨时故意从旁边走过,未见什么东西。据《太平广记》记:“江东江西山中多有枫木人,于枫树下生,似人形,长三四尺。夜雷雨,即长与树齐。”哈哈,这是古代不科学的传说而已,后来我去江西旧地重游,此棵老枫早已不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