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读书的乐趣

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经传宜独坐读;史鉴宜与友共读。

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风声,水际听欸乃声,方不虚生此耳。若恶少斥辱,悍妻诟谇,真不若耳聋也。

对渊博友,如读异书;对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对谨饬友,如读圣贤经传;对滑稽友,如阅传奇小说。

昔人云:若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予益一语云:若无翰、墨、棋、酒,不必定作人身。

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花,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文人之韵致,美人之姿态,皆无可名状、无可执著。真足以摄召魂梦,颠倒情思!

以爱花之心爱美人,则领略自饶别趣;以爱美人之心爱花,则护惜倍有深情。美人之胜于花者,解语也;花之胜于美人者,生香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香而解语者也。

窗内人于窗纸上作字,吾于窗外观之,极佳。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月下听禅,旨趣益远;月下说剑,肝胆益真;月下论诗,风致益幽;月下对美人,情意益笃。

有地上之山水,有画上之山水,有梦中之山水,有胸中之山水。地上者,妙在丘壑深邃;画上者,妙在笔墨淋漓;梦中者,妙在景象变幻;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

一日之计,种蕉;一岁之计,种竹;十年之计,种柳;百年之计,种松。春雨宜读书,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检藏,冬雨宜饮酒。诗文之体,得秋气为佳;词曲之体,得春气为佳。

有工夫读书谓之福,有力量济人谓之福;有学问著述谓之福;无是非到耳谓之福;有多闻直谅之友,谓之福。

文章是案头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

读书最乐,若读史书,则喜少怒多。究之,怒处亦乐处也。